你總是那麼傻。
對,就是傻才會愛上你這牙痛的。



「欸,我牙齒又痛了。」張藝興看向了坐在他旁邊的吳亦凡說道。
「又牙痛?你等等。」吳亦凡熟練抬起來張藝興的下巴,吻了上去。
舌頭伸到了深處,就這樣攪合在一起,然後又輕輕的離開。
「不開玩笑,我真牙痛。」張藝興淡定的舔了嘴唇,很認真的看著身旁那個上一秒強吻他的人。
「知道了,等等幫你看看。」吳亦凡知道他牙痛,但只要一想到這個,就是克制不住自己去吻他。

說起來也真好笑,兩人的相遇就從牙痛開始。
兩年前,吳亦凡是學關於治療牙齒方面的科系,
而張藝興,讀的科系卻是跟治療牙齒毫無關係的音樂科。
他們的緣分,就從那天開始--------
「吳亦凡,你在哪裡,快點出來啦!」黃子韜大吼大叫的衝進兩人合租的公寓裡。
「幹嘛?一下課就想我了?」吳亦凡慢慢的走出房門,看著黃子韜還有一位用手托住臉頰的男人。
「不是啦,他剛剛在我示範練拳的時候衝進來教室,被我打到牙齒流血了。」黃子韜把那個男人的手拿開,然後血就從嘴裡緩緩的流出來。
「我說你也真是的,音樂科到底哪裡適合你這熊貓。」吳亦凡邊唸邊把流血的男人拉到洗手台,要他把血清乾淨。
「學功夫是興趣,你是不會懂的。」黃子韜嘟著嘴,看著兩人處裡傷口。
「去坐著吧,我去拿藥。」吳亦凡走向房裡,黃子韜就拉著那個男人坐在椅子上。
「藝興阿,你還好吧,牙齒掉了怎麼辦。」黃子韜擔心的看著身旁的男人。
「不會啦,不過下次別再教室練拳了。」男人給了他一個笑容。
「嘴巴張開,然後今天先別喝冰的。」吳亦凡輕輕的拿了藥塗在男人的牙齒上,在要他咬住棉花。
「手機響了。」黃子韜把手機拿給吳亦凡,示意要他接一下。
「好我知道了,我馬上過去。」吳亦凡掛了電話,只說了他有事就走掉了。
「幸好沒事,我帶你回去吧,騎車比較快。」黃子韜終於露出放心的笑容,就拉著嘴裡還咬著棉花的男人走出了公寓。

「今天,上課之前,要先向大家宣導一下我們的牙醫系。」教授站在台上,笑的非常開懷。
「藝興,你知道嗎,聽說牙醫系出了名有個非常帥的實習生哦,聽說教授都很器重他呢。」同學A對著張藝興興奮的說著。
「大家好,我叫吳亦凡,今天要來和大家說下牙齒的重要性............」張藝興嚇到了,原來同學所說的人就是他,昨天幫他看牙齒的那位。
一下課,張藝興就衝忙的想去找他道昨天的謝,「那個........」張藝興點了吳亦凡的後背。
「哦,是昨天牙齒流血的那位,怎麼樣,好多了嗎?」吳亦凡笑了笑,看著他眼前用很傻很天真的表情看著他的張藝興。
「是,多虧了你,想說和你道個謝,能不能請你喝咖啡?」張藝興對著吳亦凡笑了一下。
「呵呵,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」就這樣,兩人進了咖啡廳。
後來才發現兩人非常聊的來,音樂、喜好,都差不多,
久而久之,兩人的感情變的比黃子韜來的更加要好,
甚至有人嚴重懷疑他們性向有問題。
那是他們的相遇的過程,至於緣分呢.........。

「亦凡,明天我要去聯誼,你去不去?」張藝興和吳亦凡兩個人,就這樣坐在常去的咖啡廳裡。
「聯誼?你去聯誼幹嘛?和誰?女的?」聽到張藝興每次提起哪位女同學或是哪位欣賞的姐姐,吳亦凡就會莫名的不爽,但是卻找不到任何原因。
「哎呀,就是上次和你說的那群很會唱歌的姊姊呀,他們還希望要我帶上你呢。」張藝興笑著看向吳亦凡。
「不去。」吳亦凡秉持的自己堅韌又淡定的原則,默默的喝咖啡。
「為什麼?一起玩不是很好嗎?」張藝興第一次看到吳亦凡這麼冷淡的回覆,他心裡也默默的生氣起來。
「反正就是不去,你要去自己去,我先走了。」吳亦凡就這樣拿著自己的包離開,他從來不會比張藝興更早從位置上離開過。
「搞什麼,就是希望他陪我啊,幹嘛那麼生氣。」張藝興真的想不通,吳亦凡到底怎麼了。

「韜。」吳亦凡從房間走出來,坐在正看著電視的黃子韜旁邊。
「恩?怎麼了。」黃子韜是有點擔心他的,前幾個小時才高高興興的說要和藝興去喝咖啡,回來就一付踩到狗屎的臉。
「你說我是怎麼了,一聽到藝興要去聯誼,我就一肚子火。」吳亦凡真的想不通,是因為怕他跟別人感情太好嗎?
「你看不出來嗎,你喜歡他。」黃子韜心裡想,終於發現自己多愛那天然呆了吧,笨蛋。
「怎麼可能,他是男的。」吳亦凡笑笑的看向黃子韜,他絕不相信這種事。
「問問你自己的心吧。」黃子韜捶了吳亦凡的胸口,就走進房裡。
吳亦凡越想越不對,雖然說他不會去排斥同性戀什麼的,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難道他自己真的喜歡上張藝興了?
就這樣想著想著,睡著了。這晚他夢見了,張藝興笑的像個天使,而他,也笑了。

咚咚,咚咚。不用懷疑這是黃子韜和吳亦凡的住的公寓大門被敲的聲音。
「黃子韜,給我開門啦。」鹿晗敲著那扇鐵門,手痛的不得了,誰叫他們節儉的連門鈴壞掉都不換。
「哦,怎麼突然來了?怎麼全身都濕了,快進來。」黃子韜打開門,看到被雨淋過看起來還很著急的鹿晗,他是藝興的室友。
「藝興有過來嗎?因為忘記存你們的電話所以就騎車過來了,現在下大雨,他手機不接,又沒帶傘。急死我了!」鹿晗開門見山的直接把來的目的說出來。
「你先去換衣服吧,去我房間,我去問問亦凡。」黃子韜把鹿晗往自己的房間推進去,就走向吳亦凡的房間。
咚咚,咚咚。不用懷疑這是吳亦凡房門的聲音。
「進來吧。」一個慵懶的聲音從房裡傳出來。
「藝興電話打不通又沒帶傘,你知道他去哪了嗎?」黃子韜走進去就直接開門見山的問了。
吳亦凡嚇到了,他開始擔心起張藝興是不是受傷了,心理的恐懼慢慢衍生到心頭。「我去找他。」
張藝興有傳聯誼的地點給他,還說希望他也能一起來。
吳亦凡很後悔他沒有陪他一起去,如果他發生什麼是怎麼辦,他好想現在就告訴他他喜歡他。

「現在下大雨.....,天氣預報不是說不會下的嗎,手機又沒電,我要怎麼回家阿....。」張藝興站在店門口,著急的看著眼前這片大雨。
感覺好像還要很久才會聽,乾脆淋雨回家算了,張藝興就這樣豁出去的走在雨裡。
「嚇死我了.....,幸好你沒事........。」就這樣一瞬間,後面有雙手緊緊抱著張藝興。
「你幹嘛來,不是不來的嗎。」張藝興知道是吳亦凡,但他因為吳亦凡就真的不來了很難過。
「我總不能說因為我喜歡上某個白痴所以怕我來了會把那些女的趕走。」吳亦凡不知道從哪時候開始就這樣愛上這個男人,很愛很愛。
「你、你到底在講什麼.......。」張藝興開始不知所措了,他腦子瞬間空白。
「聽不懂嗎,我喜歡你。」吳亦凡坦然面對自己的感情,其實他很怕就此毀滅掉他和張藝興之間的友情。

從那天後,張藝興一直在躲著吳亦凡,其實吳亦凡也知道,但他也沒辦法。
「韜。」吳亦凡坐到了黃子韜的旁邊。
「恩?怎麼了?」其實黃子韜很擔心,自從吳亦凡知道自己喜歡上張藝興後。
「教授說以我的成績能馬上去美國留學,但是我放心不下他。」吳亦凡每天掛念的那個人。
「你好好想想吧,這是件大事。」黃子韜拍了拍吳亦凡的肩,給他一個笑容。
「我還是去吧,看樣子藝興是不會喜歡我的,你要好好幫我照顧他。」吳亦凡苦笑,可能去了美國就能淡忘這一切了吧。
「知道了,找一天來開慶祝歡送會。」黃子韜對吳亦凡笑了一下,他知道他的兄弟這段時間很累了。

「藝興,你明明是喜歡他的吧。」鹿晗趴在自己的床上,看著窩在自己棉被裡的張藝興。
「我不知道!不要問我!」張藝興把整個人往棉被裡塞,他真的不知道,他也很混亂阿....。
「明天早上是他的歡送會,他要去中午就要去美國了。」鹿晗知道張藝興絕對不會想去參加,他也知道張藝興明明也喜歡他,都是那天然呆害的他們無法在一起。
「我不會去......」張藝興害怕了,他明明知道吳亦凡對他來說有多重要,但是那是愛情嗎,他不知道。
「把自己的心想清楚吧,你很愛他。」鹿晗走出房間,嘆了口氣。
這晚,張藝興夢到了吳亦凡本來對他笑著的臉,突然變成一片黑暗。
他哭了,哭的心很痛。
早上,鹿晗邊穿鞋邊看著站在他前面的男人。「藝興,真不去?」鹿晗站在家門口,看著一臉呆滯的張藝興。
「不去,你去吧。」就算他想去,他也做不到,眼睛哭成這樣怎麼見人。
「好吧,他坐的飛機是十二點半,假如你想清楚了,就去找他。」鹿晗盡力了,如果張藝興還是這麼被動也沒辦法。

我真的愛他嗎,我是不是該自己想清楚,就算我現在知道自己真的愛他,是不是也該放他走.....。
叮 咚,張藝興打開手機,吳亦凡傳給他一封簡訊。「藝興,我想你知道我也快走了,你不說我也明白,我的愛讓你覺得太沉重,想對你最後說一句,我真的愛你。從這 刻起,就當作沒有我愛你這件事發生,希望兩年後回來,能夠看到快樂的你出現在我眼前。」張藝興看著就哭了,瞬間覺得自己真像的笨蛋,明明那麼愛他,還把自 己搞的這麼混亂,如果當初就明白自己有多麼愛他,現在根本不會是這樣。
「不行,絕對不行這樣,就算要等兩年,我也要告訴他我會等他。」張藝興擦乾眼淚,拿著鑰匙就攔了台計程車。
十一點半,以現在的速度到達機場最少也要半小時,一定來得及的。張藝興現在只想告訴他他也很喜歡他,非常。
到了機場門口,就聽到了廣播,「十二點半,往美國洛杉磯方向的旅客,請往5號登機門稍坐,謝謝。」張藝興馬上往五號登機門跑過去,恨不得馬上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。
「他果然不會來了吧,我為什麼還要妄想。」吳亦凡苦笑,拿起了行李準備直接先入境。
「笨蛋,我來了啦。」張藝興大聲的對著吳亦凡的背影吼叫,他知道如果在晚幾分鐘吳亦凡就會消失在他眼前。
轉過頭,吳亦凡看到那個朝思暮想的人就直挺挺的站在他的面前,似乎用跑的過來還滿頭大汗。
他二話不說馬上衝了過去,「你、你來了啊.......」吳亦凡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,一看到了他,就恨不得馬上緊緊的抱住他。
「對 不起,我知道已經晚了,但是我想我真的愛上你了,愛上一個幫我看牙齒的笨蛋,愛上一個只會對我笑的笨蛋,愛上一個儘管我一直冷落你卻還是傳簡訊告訴我你愛 我的笨蛋。就算兩年也好,二十年也好,我都等你,所以,不准交女朋友。」張藝興就這樣一直低著頭,把這幾天終於想出來的答案一字不漏的說出來,他愛眼前的 那個男人,深怕一看見他的臉,就不想放他離開。
吳亦凡笑開了,他真的沒想到張藝興會跑過來,甚至對他告白,他緊緊的抱住眼前這個讓他愛的無可救藥的人。
「我不去了。」吳亦凡抱著張藝興,只丟下這句話。
「你在講什麼,別開玩笑了你。」張藝興眼淚都快飆出來了,他還不趕快跟他告別說再見。
「不開玩笑,難道你真希望我離開你兩年?」吳亦凡把張藝興的臉用雙手托起來,就這樣傻傻的笑著看著他。
「當然不想要,可、可是....」張藝興淚崩,都是吳亦凡害的。
「我怕我坐上飛機,可能不到兩分鐘就打開機門飛回來找你,還兩年呢,折磨我嗎。」吳亦凡把他的淚水輕輕的抹掉,就這樣把他抱在懷裡。
「別說飛了,你會死掉的,嗚嗚嗚嗚嗚.........」張藝興又哭了,他真心覺得吳亦凡是笨蛋。
「我真會飛,以後帶你去飛,所以,別哭了」吳亦凡笑了,他想不到張藝興這麼會哭。
「你是笨蛋嗎.......幹嘛這樣就不去了。」張藝興搞不懂吳亦凡為什麼要這樣,還在他面前撕機票。
「對,就是因為是笨蛋,才會愛上你。」吻上了張藝興的唇,他知道就算要去美國,也要和張藝興一起。

一個故事的結尾,總是會有一個笨蛋愛上一個傻子。


---完---
創作者介紹

我的偶像都有事.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l8kb3ee
  • ﹂跟◎前夫﹎相識﹍六§年☉,~直﹋到最﹉近□才看﹂清楚這□斯☆會家﹋庭暴☉力§的♂男人﹎,竟〇是為◇了外〇面的◎小§三﹍,原﹌本○預☆期□會有相﹉夫教子﹉的美好~情☉況○,﹌真想﹍不到◎電視○劇發◇生在〇哀家﹎身上♂,○更生〇氣也◎把我♀手機﹌line對話﹉紀~錄資◎料﹉和照◎片﹂刪除﹉,幸☆好○上♀網找﹍到硬♂碟什○麼醫◇院,◎data1,com,﹎tw順利﹍讓§我☉結~束﹋這段﹉婚□姻
    url.searu.org/MH
  • y4krgw1ig
  • ﹋我要§在○這~裡◎強﹂O你﹉ goo‧﹉gl/ClgFem